海砂砂砂砂

人这一生,看到的不只是表面,还有更深一层的黑暗,不要煞笔一样的喷喷喷,洗洗洗

魏无羡和情宁之恩

绿¤影:

整理了你们观点写出来的,帮我点评一下(♡´◡` 人´◡` *) @刘妍  @潛水植物  @沧海  @霜雪千年  @Amy  @薄荷bohe




先声明,发表意见前,一定要看完整篇文章,理解我主要想表达什么,再发表评论,不要单拿一段发表观点,断章取义,记得联系上下文。如果论据做到不太充分,欢迎有理有据反驳,拒绝东拉西扯和无脑黑以及撕逼。否则拉黑处理。

读《魔道祖师》时,有一个片段,就是否需要报情宁之恩,江宗主和他的下属魏无羡产生了分歧,

广大网友也对此展开了讨论,有的站在道义的角度看,这个恩情需要报,有的站在利益角度看,觉得不用报,对此我也有我自己的看法,在此说说:

无论是道义还是利益方面看,情宁之恩都非报不可。

为什么我会这么说,主要是结合《魔道祖师》当时大背景和当时江家在百家得处境分析得出。

曾和很多分析大佬讨论过,大家都从小说中不同的角度说出自己的看法,在此,我就将他们的观点整理结合起来。

先说明《魔道祖师》这部小说主要是以魏无羡的视角写出来的小说,小说里面其他人物行为,主要站在魏无羡的角度写出来了,说白了就像是魏无羡的自述,但是不是正面描写少了,就说是留白较多?我不这么认为,这部小说留下的伏笔和线索都很多,每个线索和伏笔都有所关联。那些看书只停留表面的十分单纯的朋友,我真觉得,如果这样的你进入职场,尤其是官场和商场,大概会很惨吧,因为故事中的人物行为,在现实中总会遇到——为此我十分赞同一些网友说的:傻白甜不适合看《魔道》。

扯远了,接下来进入正题——情宁之恩,魏无羡或者江家非报不可,无论是道义方面和利益方面。

先说明《魔道》里面的道德行为准则,甚至可以说道法法则——道义和恩义,通俗地说,“如果说世家规则是修真界的法律,道义、恩情则是修士的公共道德规范。”仙门百家几乎是以此来评判甚至裁决一位修士。 

从哪些方面可以提现出来:

射日之征发起的理由,就是温家暴虐无道不仁,是为不义。

讨伐魏无羡,是为因其“叛出”江家,是为“白眼狼”,“邪魔外道”做进天下坏事(看懂小说的人都知道是金光善为其一己私欲(阴虎符和仙督,后来又加上温宁)强行扣给已经没有家族庇护的魏无羡的“锅”,可恨仙门百家不查真相,人云亦云。另外《魔道》中仙门百家是否真的是纯粹的正义之师,正邪势不两立,<仙门百家是否纯粹正义之师,届时另开一篇说明分析>这么说的朋友,那我只能说你看书不够细,看书没带上心眼。看的时候不带没关系,现实中可记得要带——须知这世界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这世界是有很多灰色地带的。)

讨伐金光瑶:表面理由:杀妻杀子杀父兄杀友,是为不仁不义。(实际就是金光瑶策划第二次乱葬岗围剿触犯百家的根本利益)

第二次乱葬岗围剿讨伐魏无羡,也是以“正义之名”,是为道义。

更具体的细节还有:

绵绵为wifi直言,脱下家纹袍,退出家族。

忘机追出去郑重行礼。

蓝曦臣“听他们越说方向越不堪”,出言维护绵绵。(蓝曦臣沉声道:“诸位,人已走了,收声吧。”)

聂明玦的评价是,“这女子倒是比她家族里那帮乌合之众要有骨气得多。”

绵绵的行为,符合有恩必报的主流思想,尽管被讥笑“家奴之女不自量力”,在聂、蓝两个家主处是得到赞赏的,修真界也没在事后为难和迫害绵绵。

聂大对恩义的重视,导致即使他不耻于金光瑶的行为,不屑接受金光瑶的救命之恩,本欲杀之而后自尽,却因为瑶妹的情报提供,为射日之征立下大功而不得不作罢。。。

点金阁中,聂明玦道:“有恩是怎么回事?岐山温氏不是云梦江氏灭族血案的凶手吗?”

蓝曦臣沉吟道:“这位温情的大名我知晓几分,似乎没听说她参与过射日之征中任何一场凶案的。”

聂明玦道:“可她也没有阻拦过。”聂明玦冷冷地道:“既然在温氏作恶时只是沉默而不反对,那就等同于袖手旁观。总不能妄想只在温氏兴风作浪时享受优待,温氏覆灭了就不肯承担苦果付出代价。”

聂大对温情部的怒火也不是因为迁怒温家血脉,而是“对恶行的不作为。”

由此可见,恩义和道义在魔道之中是多么重要。

说说情宁之恩是什么,这些恩情到底是不是大恩?

对江魏二人的知情不报之恩和救命之恩。

为江魏隐瞒行踪,助其逃走的恩情。在莲花坞覆灭时,江澄和魏无羡曾悄悄潜入莲花坞,当时温家人已经在搜查是否有活口,他们的行踪则被温宁发现,温宁故意隐瞒,使二者出逃:

“温琼林猛点头:是、是我!昨天……我看到魏公子你和江公子,心想你们可能会来……

魏无羡道:昨天你看到我了?”

温宁:看、看到了。

魏无羡道:看到了我却没有告诉别人?

温宁道:不会的!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他这句没有结巴,而且语气坚定,犹如立誓。

假设温宁不厚道一点,为了立功故意上报,江魏可还有活路?如果澄粉说江澄迫于形势不报恩情有可原,那么温宁想要立功,以表对温家的忠心,他同样可以这样做,并且这样做也无可厚非。

但温宁没有这样做,为了答谢魏无羡的小小的鼓励以及知遇之恩,温宁愿意冒着被温若寒温晁发现后的严重后果,知情不报。

2、温宁甘冒大险从温晁手中救出江澄。温宁救下的,是江家少宗主、江家未来的宗主,并且是射日之征只要战力之一,和射日之争中立下赫赫战功的魔道祖师,他们的性命。

3、夷陵温家监察寮中,

“温情道:“温晁要是知道你干了什么还不得撕了你?他要是真的下决心要除掉谁,你以为我能拦得住?””

....

温情严厉地道:“......你以为温晁蠢到那个地步?他们迟早要搜到这里来的。这儿是我管辖的监察寮,而这儿是你的屋子,被人发现你藏了谁会是什么罪名?你好好想想!”温情知其厉害但依旧收容了wifi、江澄。温宁姐弟对江氏的大恩,即能解释wifi冲动行事的缘由,也是“在温氏作恶时有所作为”。

甚至可以说,没有情宁,江澄和魏无羡不可能会活下来,更不会有射日之征的胜利,莲花坞的仇更不能得报。

帮助魏无羡江澄移出了江枫眠虞夫人的骨灰。以温家的残暴,可以想象,为警示百家,江枫眠夫妇一定会被挫骨扬灰,以儆效尤,这对江家来说,对江枫眠夫妇来说,都是一种侮辱,试问骄傲的江澄,是否能接受这样的侮辱?

以温家人的残暴,他们难道会善待灭门的家主夫妇吗?温家灭门江家本意是“杀鸡儆猴”,有什么比挫骨扬灰更能震慑人的吗?就算没有挫骨扬灰,那留着干什么?供起来吗?随便挖个坑埋了也是侮辱。等到射日之征起,温家人为了泄愤不会再挖出来鞭尸吗?不要小看温晁等人的无耻。

“她在暗示温晁,惩治温逐流给她出气,温晁嘿嘿笑了两声。他虽然颇为宠爱王灵娇,却还没宠爱到要为个女人就惩治自己贴身护卫的地步。毕竟温逐流为他挡下过无数次的暗杀,又不多言,口风紧,绝不会背叛他父亲,也就等于绝不会背叛他,这样忠诚又强大的保镖,不可多得。王灵娇见他不以为意,又道:“你看他,明明只不过是你手下的一个小卒而已,那么嚣张,刚才我要打那个虞**耳光,他还不许。人都死了,尸体而已!这样不把我放在眼里,不就是不把你放在眼里?”这段是59章,双杰回返偷听消息的片段,王灵娇不是不想侮辱虞夫人,而是温逐流阻止,温逐流阻止不是因为他的为人不允许,而是他曾和江枫眠夫妇有交情。如果江氏夫妇的遗体还在温家人手里,温逐流能时时盯着吗?他能阻止王灵娇能阻止其他人吗?

不要把魔道里的人性想的太好。

所以温宁移出骨灰,能让江家前宗主和家母得以入土为安,维护了江家的体面。这对注重名誉和入土为安的古代大世家而言,是很大的恩情。

成全了江澄的孝道。古代社会及其注重孝道,“慎终追远,民德归后。”江澄很重视自己的家人,如果他的父母尸骨被弃,江澄又如何受得了?我想即使江澄被温宁救下时是昏迷不醒的,但他接过父母骨灰的时候一定是清醒的,并且内心一定是激动不已的。

      情宁之恩具体说出,条条大恩都是对江澄,对魏无羡对整个江家来说,都是举足轻重的。

《魔道》是不是“姓温即罪”?

答案是否定的。在射日之征结束后,温家门生家族旁支巨大,却独独留下了情宁一脉,有没有想过是为什么?说明温情一家罪不至死,那为什么罪不至死却要软禁,因为在古代,同家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没活在古代是不是特别幸运?)。要知道仙门百家讨伐温家是因为其残暴不仁,是为道义,情宁一支没有做恶,如果仙门百家连着从没有作恶的温情一家也一起杀了,那就是残生无辜,和残暴的温家没有区别。至于后来为什么又被讨伐被迁怒追杀,因为涉及到百家利益。

“那名为首的监工心存侥幸,嘴硬道:魏公子,这话您可别乱说,这儿可没杀人。他是自己不小心,从山壁滚下来摔死的。”世家督工虐杀战俘也要遮遮掩掩,以防被按上“效仿温家”的罪名。“温家人都该死”没人敢放在明面上说,更遑论当做惩治的理由?

金光善等人对温情一脉的人的讨伐,本质并不是他们姓温,而是他们可以作为责难ifi的号点。换句话说,在江灌没说出思情的情况下,魏无羡报恩,那这些温家人就是“余孽”魏无羡就是“携温氏余孽斯逃”;双杰不报恩,那这些温家人就是“出淤泥而不染”的“高义之士”,双杰就是“忘恩负义的小人”,重点在上位者的野心。

从道义说说报恩的重要性。

1、这个已经不用说了,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情宁大恩对江家。对江澄,对魏无羡来说,都是大恩,不能说,温宁只是看在魏无羡的面子上才去报恩,不管是不是看在魏无羡的面子上,江澄得到并接受了温宁,温情的帮助是事实。受了恩,不还恩,于道义上说不过去。

2、江澄是不是真的不知道情宁之恩?答案是否定的。江澄道:“***才想活活***!是,他们是帮过我们……”

3、是不是因为江澄被救下来的时候是昏迷的,所以感受不深?答案也是否定的,举一个同样是魔道里的例子:金陵在清河掉马,濒临生死之际,被他最讨厌的“莫玄羽”扒开墙砖救了下来,因为这个救命之恩,他放走了“莫玄羽”,他被救的时候,也是意识昏迷。退一万步讲,救命之恩是昏迷感受不深,但是接过父母骨灰的时候一定是清醒的,并且内心一定是激动不已的。

“忘恩负义”这个词语本身就是形容一个人的行为的,不管江澄的心理想的如何?他的行为构成了忘恩负义,后来第一次乱葬岗围剿,带一群人杀上乱葬岗,恩人的家人被无情屠杀并投入血池,这个行为构成恩将仇报。

 “如果江澄杀了温宁,将温情和众人交回金家,温情会不会在各家之前说出温宁对江氏的恩情和金丹事件?即使温情不主动说,点金阁中江澄已提到温宁曾对江家有恩,金光善、金光瑶会不会刻意打听细节?甚至,再次失去弟弟的温情会不会因为激愤或为了保护族人,向金家和盘托出甚至作证指控双杰的忘恩负义?

    答案几乎是肯定的。更肯定的是,金家试图一家独大,更早已觊觎阴虎符,如果有这个舆论的把柄能攻击、吞并、消灭莲花坞,金光善绝不会手软,聂、蓝两家也会参与瓜分莲花坞。

双杰只意识到了金家借温家残部打压wifi。江澄没意识到后续的舆论危机,wifi明显也没有意识到,不然以wifi此时对莲花坞的感情,他不会一字不提后续危机。wifi以家训、本心做出了选择,“背叛”江家,即是报恩,也在无形中解除了莲花坞名声上的一大危机。”——amy

五、从利益方面说说报恩的重要性。(引用bohe的观点)

魏无羡履行江家家训“明知不可而为之”,得到温氏姐弟的真心回报,也为新建的江家再次避免了一场灭门危机。

因为魏无羡为江澄为江家报恩,无形中化解了江家的一个危机,所以以至于读者和江宗主都忽略了一个,一句话就能摧毁新建江氏的秘密:魏无羡没有金丹,而江宗主的金丹是魏无羡给他的。

要知道,当时刚刚重建的江家江宗主是多么让别人眼红:江宗主是英烈之后,家有力量强大的魔道祖师做得力下属,和威慑他人的“核武器”阴虎符,百凤山围猎江家出尽风头。这样风光又有潜力的家族自然引起某家族忌惮:“当时兰陵金氏、清河聂氏,姑苏蓝氏三家相争,已经分去大头,其他人只能吃点小虾米,而你,刚刚重建莲花坞,身后还有一个危险不可估量的夷陵老祖魏无羡。你觉得其他家族会高兴看到一个拥有如此得天独厚之势的年轻家主吗?”

(插句题外话:有人说魏无羡有主角光环,所以他是主角。所谓的主角光环是什么?事业爱情双丰收,故事里面人人爱。所以关于主角光环这点我真是不赞同的,在整部魔道,他身死道消,被驱逐家族是为丧家之犬,直到故事结束他身上背负的污蔑都没有消失,世人对他的偏见仍然没有消失。他三次失去“家人”,想保护的都能保护,践行的道义被人不断糟践泼污水,最后只得到汪叽这一爱人,可以说我从没见过这么惨的主角。相反,我觉得江澄的主角光环更多。)

当时双杰都在不同场合向众人道出了温氏兄弟对江家有恩,有心的人难道不会去查吗?

如果温情也像江宗主那样精明,知道分析利弊得失,注重族人利益重于道义,她就不会选择求助魏无羡,而是向战后势力最大的金家低头。为什么,因为金家当时就收编了不少当时依附温家,助纣为虐的家族。投奔金家就不会被软禁。然后把魏无羡没有金丹一事投名状告知金家,那么,觊觎阴虎符和仙督之位的金光善,以及金家家主之位的金光瑶,会如何利用情宁之恩,和金丹之事给江家泼污水?金光善和金光瑶又如何算计江家?

试想,如果金丹的秘密被抖露出来,魏无羡第一个成为众矢之的,魏无羡是江家下属,算计就会连同莲花坞一起。当初射日之征就是为了道义,如果江家不报情宁之恩,这事被金光善知道,那么江家参与射日之征就是为了复仇,于恩义不符,后又对有恩的温氏姐弟不管不顾,算计江家的家族就有机会算计:忘恩负义,不仁不义的脏水会不会泼向江家?不忠于江家组训“明知不可而为之”是不是不孝?那这样的江家和温家有什么区别?……等等各种打击污蔑

(想想魏无羡身上的污水是谁泼的?怎么泼的?就明白了,金家对wifi的迫害类似温家初期对聂、蓝两家非明面的迫害,以削弱、分化其他世家的实力为目的。脑洞再开大点,想想金光善会如何扣锅:“江宗主你怎么不说清楚是什么大恩?你不说我还以为是什么小恩小惠呢。没想到温家会出现这样的大义之辈,江宗主如此忘恩负义,真替枫眠兄寒心blablabla”,阴谋家诛心只能之强大,令人震惊。当有人要算计你,你又有令人垂涎的东西,陷害是避免不了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行得正坐得直,并积极应对)

接着名誉完全受损,对刚重建的江家可是重大打击(无人投奔,势力被夺甚至瓜分,会不会再有一次讨伐之战还未知道……)

至于江宗主,一个视颜面如性命的人,一个骄傲的人,如果他知道金丹是魏无羡换给他的,他的修为和成就是靠别人的牺牲来给他的,以当时的他,精神上是否扛得住?如果这个秘密被金家知道了,算计之人又如何用语言去打击江宗主,届时江宗主精神一定会受到致命打击。

就是魏无羡的倾力报恩,忠诚践行江家家训,使得温情对魏无羡充满感激,于是温情用“谢谢你”和“对不起”回报了魏无羡,至死也没有说出秘密。

江澄报恩是否可行?

报恩当然是有风险的,但须知风险和机遇是并存的。

机遇当然不用说了,如果江澄保下情宁,那么江家就吸收了新的力量。温情对世家规则的了解,更高於双杰,可以成为江家的一名重要的成员(客卿)。而且温情能开发医术,对江家的声誉有正面影响。更不要提江家报恩的高义形象会深入民心。这是保温氏“余孽”有机会得到的优势。另外说说风险性:(引用霜雪的观点)

风险性指的并不是江澄保下温家人和wifi的难度,报恩的名义足够正当,任何人也没有理由阻止。温家人保下了,那wif也顶多只有-一个桀骜不训和对其他家主不敬的过错,并没有大问题。

真正的风险是保下温家人和wifi后,可能会给江家带来的针对和算计。

只要阴虎符一日不毁,金光善等人就会不停的针对wifh甚至江家。例如wif前世上乱葬岗后被不停的泼脏水,被败坏名声。长此以往,wif 即使还有江家做护盾,那他的处境也会岌岌可危,甚至会连累江家。就算江家- -件-件的辟谣,也会收效甚微,世人不会觉得是有人在陷害wifi,只会觉得“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是“魏无羡本身有问题”。

所谓“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以江澄的性格,即使在温家人一事上勉强保下了wif,那他们二人的情谊,也会在-次次的事端中被不断的消磨,江澄早晚会忍受不了为江家“惹事”的“夷陵老祖”,再加上鬼道之力确实容易失控,所以,wif“叛逃江家”,是迟早的事。但这一切有转机吗? 有!

“当然不是。有一部分的原因,在于你啊。”

“幸运的是,你和你师兄关系好像不太好,所以大家都觉得有机可乘,当然能让你们分裂反目就尽量推波助澜。

就如金光瑶所说,金家对付wif的突破点在于江澄的态度,是他对wif的芥蒂让他人有了可乘之机,换句话说,只要江澄对wif的兄弟情义扛得住外界的压力,wif 前世的悲剧未必没有转机。

其实江澄报恩非常简单:

首先聂大重恩重抽,金光瑶大功大过,他可以因为有恩于他而放過,聂大不会阻碍报恩,蓝家不用說了,行事公允公正的君子之家。金家自己招募了总多曾依附温家的小世家,没有任何发言的立场。

以下引用霜雪观点:当时的情形保下温家人并没有那么大的阻力,重点在于江澄的性情。一直很遗憾魏无羡没有出现在点金阁,亲自据理力争,他对江澄的“不勉强”一度让他陷入的被动骨面,总是里外不是人。保温家人其实很简单。

一,说明恩情,温情姐弟于莲花坞是大恩大义,既救了现任家主和伐温酋功之的性命,又成全了家主为人子的孝道,还免去了前任宗主夫妇免收死后侮器保存了莲花坞倾面,条条都是大恩,为何不能报?

二、查青温情一脉的情况,温情素无恶名反而在温氏展善时名声尚可(从没听说过温情手下出过什么人命或惨案,只有各地都盼着她去接手的。因为温情是温家人中难得行事作风正常的人,有时还能在最若寒面前说几句好话,口碑向不错。),未参加温氏的保行,反而有所善行,射日之征本是讨优温家显行的“正义之举”若是连无恶行的族人都要株连,那又和暴虐的温氏有何区别?

三,做出保证和威慑,金光善一党为推魏无羡用的是“夷陵老祖携温氏余享斯选,意欲掀起风波”的罪名,只要能在众人面前显示出所谓了“温氏余联”只不过是一群“歪瓜奥惠”老弱病残” ,同时保证莲花坞也只是在确保这些人不受性 命和尊严的威胁的同时监控其行为,并不会给其特殊待遇,若是有确窗证据证明这些人中有罪行,莲花坞决不包庇。

总之-句话,站在“德高点好办事。所以江澄报恩完全可行,就看江澄是否有这颗心,而非时局。

综上所述,无论是出于道义还是出于利益,情宁之恩都是非报不可的。而魏无羡的做法,其实已经无形中化解了江家的危机了。

至于你们所说报恩困难,在于魏无羡和温家是否能同时保,我的解读是,温家是可以保的,魏无羡保不了,为了保全江家,出现了魏无羡“不必保我,弃了吧”的假意叛逃,至于说为什么?简单说一下,至于魏无羡,只能說,保得了一時,护不住一世,沒了温氏残部這個借口,金家還会再找下一个借口…这还是只有阴虎符的情況下,之後鬼将军炼成,金家贪欲越甚,具体以后再分析。

诚如一个澄粉告诉我,两兄弟就想好好重建江家好好过日子,为什么总有阴险小人从中作梗,太可恶了!我能理解她的情绪,我也很讨厌阴险小人。

但在现实中,只要你有他人所图的东西,只有你有利用价值,这样的事就无可避免,我们能从双杰的选择中得到的启示则是,如何在这样的阴谋中下积极应对,避免损失更大。



有的时候,不是真的打到你身上你就别说风凉话,什么虞夫人好帅,好A,没人否认,但也不能洗掉她对魏无羡的恶。所以,不喜欢虞紫鸢就是不喜欢,有的人别拿着魏无羡拖累江家的话来洗白虞紫鸢,神烦


灯央央:

当年爹妈离婚把我寄养在奶奶家,那时候姑妈说的难听的人身攻击的话还有用木棍打我这种事到现在也是我的噩梦,所以越是这样,就越是憧憬天生笑相的魏无羡。


后来就看到有人反毒唯的时候说虞紫鸢对魏无羡没做什么实质性伤害,看得我手都在抖,为什么你会觉得没有伤害?是不是鞭子抽不到你身上你就不觉得疼?是不是魏无羡从来不哭你就觉得他没受到伤害?我倒是觉得被你打成毒唯的人没有你自私。


可能是我玻璃心,我双亲健在,姑妈和我还有血缘关系,我都觉得她是我一辈子摆脱不了的阴影。那魏无羡呢?在江家听虞紫鸢一次次明嘲暗讽已故的双亲,还经常伴随着紫电,他是什么感受?


我一直觉得,魏无羡一直在笑的原因是他足够强大,足够善良,这都不是你为虞紫鸢开脱的理由。



这是一个金鳞台的招聘广告

仙督大人在线性感生日!

仙督大人保佑我财源滚滚!


冬凌凌凌:

我们的老板金光瑶仙督大人2.20号就过生日了! !我们打算搞个大的!!!




活动:金光瑶生日24h (名字未定)




活动时间:2.20号整天




请各位画手太太文手太太写手太太赏个脸看一看!!!!!只要是金光瑶相关就行,什么cp都可以,也可以不带cp!!!有意者私信我或者加QQ1012802137




要审核!!!!





主题和参加人员会在二宣的时候公布。





欢迎转载!



【魔道祖师】对于我对舅舅和诸多仙门百家的不满

原因是我与一位lof主对于双杰情的评论探讨。

我并不怎么为舅舅委屈,其实舅舅是一个很自私的人(我的理解),不管是看别的大大写的原文分析还是看文,我都不知道怎么去理解舅舅,为舅舅委屈

我私心是不喜欢蓝家的,不管是当年的青蘅君与蓝夫人的感情纠葛还是十三年前汪叽为了保护羡羡与蓝家长老对抗后对羡羡的评价,亦或者是后来蓝曦臣上乱葬岗围剿和一剑穿心瑶妹的事。

首先是青蘅君和汪叽的感情生活,既然是他们选择的人,那么身为长辈,身为家人,蓝家人都应该去理解他们,去了解他们选择的另一半,而不是去批判,去责怪,既然你们认为青蘅君和汪叽是名门仙士,世家楷模,那就不应该否认他们的眼光。

其次是蓝夫人的事。你们蓝家算是什么,凭什么去拘禁她,(我还没有看精修版,不知道蓝夫人做了什么),蓝家又有什么权力说带走就带走,说管教就管教,蓝家不是神,也不是仙门的司法机关,在我看来,他们根本没有资格去审判别人。

再说蓝曦臣和舅舅。他们一个为了宗门,舍去了弟弟深爱的人,一个因为自私和怯弱,失去了姐姐和兄弟。先说蓝大,他明明知道,羡羡是汪叽爱着的人,却多次在兰陵清谈会上没有为羡羡说话,甚至亲自带人上乱葬岗围剿(关于蓝大的形象,我更加偏向于作者并没有创作好他的形象,只是把他作为一个助攻来描写)。再说舅舅,怎么说呢,很难说我放链接吧,里面的大大理解地很符合原著 @三毒不直
http://bohebohe145.lofter.com/post/1fa5ec36_12c2b6d3a
连接在评论区

再说其他的仙门百家。我真的觉得觉得他们很无耻,特别是读到在莫家庄羡羡看到召阴旗时的感慨,真的……很恶心。前世的羡羡,不管他有没有要称霸百家的想法,他们都先入为主,认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他们首先是因为想要霸占阴虎符,获得权力,其次才是害怕被灭。而金光善就更恶心了,六亲不认才是最适合他的词,下流种马,提上裤子就不认人,他才是瑶妹一生灾厄的制造者,或许他对姐夫还有点传宗接代的“良心”,生了那么多的私生子女却不认,认回来的都是利用。瑶妹的一生,不仅有他自己的错,金光善和孟诗也是错,孟诗错在让瑶妹去认祖归宗,让他获得名分,却殊不知这是不是瑶妹真正想要的。而真正毁掉瑶妹的,是金光善的一句“唉,不提了”和仙门百家与聂明玦的“娼妓之子”,毁掉了瑶妹所努力营造的美好假象毁掉了他所有的良知。可唯有蓝大和金凌没有,蓝大对待他为一个真正的人,金凌视他为唯二的亲人,从不对他抱有异样的眼光,所以最后观音庙里瑶妹才会说出“可我独独没有想害过你”这一句话,因为真的从未想过,所以才有底气说出来。金凌也从未把瑶妹放到仇人的位置。
聂大这个人,过刚易折,太过于单纯的看到表面的善恶,却从未理解过这善恶背后的苦衷和故事,所以,我对他,就好像对舅舅一样的复杂,说不清,也道不明。
那些仙门百家,永远只看到羡羡洋洋瑶妹的“恶”,瞧不起也看不上我们的羡羡洋洋瑶妹,对羡羡是“家奴之子”“邪魔外道”,对瑶妹是“娼妓之子”,对洋崽是“恶魔”,却从不知他们背后的痛苦。百家的排斥和温王二人造的孽,成就了〔无上邪尊夷陵老祖魏无羡〕;烁阳常氏常慈安对洋崽的辗指之痛,造就了夔州义城的恶魔;一句句“娼妓之子”和生父的否定和利用,也造就了〔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的敛芳尊。
一句话,我讨厌蓝家,讨厌所谓的“名门正派”,讨厌那些恶心死我的世家,讨厌他们。
金子轩之死,追根溯源,是金光善的贪婪,是金子勋的目中无人嚣张跋扈,是苏涉的气量狭小,也是握刀的羡羡和动手的小天使,也有姐夫当年所做的错事。
不夜天师姐身死,是仙门百家的推波助澜和贪婪,是挥剑错杀师姐的修士,也有被心魔控制的羡羡最后鬼道失控。
太多太多,或许还有瑶妹最开始的一些小算计,师姐和姐夫,真的很无辜,死的很冤。

最后一句话,不引战,我们还是好道友

PS:推荐 @金陵小小生 大大的《始知相忆深》,里面的内容也很深刻

元旦晚会的作品,羡羡画崩了,只能用他们的定情信物来代替了

羡羡的最爱!!!今天去大润发一眼瞄到,秒想到羡羡的花椒糯米粥_=͟͟͞͞(๑•̀=͟͟͞͞(๑•̀д•́=͟͟͞͞(๑•̀д•́๑)

希尔伯特·让·昂热校长,
生日快乐
@梅涅克·卡塞尔 @上杉越 @路山彦 @弗里德里希·冯·隆 @贾迈勒 @鬼 @布伦丹 @烟灰